主页 > 诗歌 >这不等于直接伤害了他的自尊吗,木匣里装着满满的金条 >

这不等于直接伤害了他的自尊吗,木匣里装着满满的金条

2020-05-27

木匣里装着满满的金条我情急之下,连忙伸出手取剪刀,这一急切,在手经过仙人球时,就被它刺到了。那时的我真为这样的生活感到窝火极了,于是愤怒地将吃到一半的饭重重地摔向门口。无力再伸出双手去攥紧,因为那是徒劳,不曾放慢步调,却还是处在遥不可及的地方。这里大大小小的鱼塘星罗棋布,高大的杨树和低矮的果树错落其间。

木匣里装着满满的金条

什么都不想放过,扛着枷锁掏过生活,累呀,苦啦,都是自己的过错。只是我在你眼中看到了一如既往的坚持,那种让我的回忆穿越了过往,思绪颠倒了轮回的执着。站在别传寺前,看着丹霞诸峰,在云海间与天地相连,犹如一群香象过河,明月春风无尽藏。每天,维护就餐秩序的老师,站立于队列前的高凳上,威严的注视着队列中的每一个人!

我有一个梦想,世界上所有的人都能从事自己最擅长的行业,如此,我们的世界会更加美好。木匣里装着满满的金条明白了时光经不起留恋,那就牵着时光的手,和时光风雨同行,感悟时光造就的每一道风景。不想记起曾经的过往云烟,我把自己刨开,一半是深邃的海,一伴是还在偿还的债。终于有一天,再不屑与我们为伍,用一根细如蔑条的绳子,把自己挂在了院里的杏树上。

有谁会想到,这个黑色的夜晚,一个臃肿的红色圣诞老人装扮的身影。所谓的夫妻相,那也只是迁就的结果,相互感染,但不一定相互理解,只能相互包容。这种交流沟通对话在我们身边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着,是声音和心灵的水乳交融。 于是,在祈求里,却突然间明白,最贵重的索取,其实就是最平凡简单的生活。年没有雪意思就差了好多,儿时过年前后,记忆里总会有一场大雪。

木匣里装着满满的金条

这不,附近就有一个烤红薯的摊子,马上觉得肚子在蠕动,嘴角口水快流了下来。痛过也好,伤过也罢,能做的只能仰望未来,告别那给我们带来酸甜苦辣的时光。不过现在家乡又已经算得上一个真正城的组成部分了,因此这里的人现在被叫作城里人。

有所不同的只是这一次醒目的接触了类似的人事而已,又有什么值得疑虑的?木匣里装着满满的金条辛辛苦苦找来的知了皮,带回来之后在家里挪来挪去的,最后都不知去向。曾读过余华的《活着》,徐福贵经历了那么多不幸,最终顽强地活着。若不是之前有过与她逛街的经历,我甚至怀疑她会定义逛街只用窝在一家店里。

邻居我不知道邻居姓甚名谁,只知道同住一个小区,他家住一楼,我住二楼。如果你看见这淅淅沥沥的雨滴时,会不会也如我一样,想起那一个个飘雨的夜晚?时间回不到开始的地方,对于一些已经错过的东西,或许不用再试着去挽留错了就错了。无论多么忙碌,只要你是珍惜对方的,你一定会挤出一些时间来为对方制造一些小浪漫。这壮丽的花海在二十多天之后都会荡然无存,一切都会化为乌有,好像从来不曾发生过一样。

木匣里装着满满的金条

循着个人的性子,有兴致的时候聊发诗兴,偶尔写点小诗,想起来感觉有点诗情,但绝不是浪漫。聚散随心,就像花开,有些只是瞬间的逗留,仅仅嗅了一点香,陪你走到最后的才是朋友。心雨过了,天总会晴的;黑夜过了,天总会亮的;泪水流了,脸总会干的!近年回故乡,竟听不到一声叨叨鸟叫,一种怅然若失之感油然而生。


上一篇:
下一篇: